女命天相亦名夫唱妇随宜助夫创业

◎前人论天相,过分强调其祥和的一面,容易误导后学。天相逢善则善,遇恶则恶。例如紫微天相同度,若见百官朝拱」,则此天相便主发挥相助之力;但若紫微为在野孤君,此天相便亦能助纣为虐。举此一例,余例可知。

◎斗数十四正曜,唯天相最重夹宫。羊陀夹、火铃夹、空劫夹皆不吉。主是非困扰、劳碌奔波、突生挫折。最劣者为刑忌夹印,即巨门化忌与天梁相夹,主官司刑杖(前人误为刑囚夹印,于是又误为擎羊与廉贞相夹,大误)。若昌曲夹、左右夹、魁戴夹,则皆为吉兆;最喜财荫夹印,即巨门化禄来夹。

◎前人强调天相能化廉贞之恶,并非只指廉贞天相星系组合。天相坐命,行至廉贞躔度的宫垣,见吉则吉,见凶减凶,亦为化恶之兆。

◎刑忌夹印之局,最嫌天梁与擎羊同度,为刑忌夹印较凶之格。因同时必为羊陀夹之故。此时天相虽必与禄存同度,反主一生财帛破散难聚,且易因财帛生是非口舌词讼。

◎天相与火铃同度,又见羊陀夹或刑忌夹,主少年不利父母,或过继出祀。若福德宫七杀又会刑忌煞耗,则主残疾。

◎凡天相坐命,宜兼视父母宫吉凶,因天相必须为人佐助,父母宫即其佐助之上司。父母宫必有天梁,最忌天梁与禄存同度,又躔火铃,则主人终身无可依靠之后台,而自身又难以独立创业。怀才不遇,往往即是这种格局。

◎天相见昌曲,必须不见化忌及羊陀始吉,否则聪明而命薄,亦为怀才不遇之征。古人以此为女人妾侍之命,即是聪明而命薄之意。

◎古人云:(天相)廉武破羊陀煞凑,巧艺安身。此诀的重点在于廉贞。廉贞遇天相主聪敏,又有服务之意,故见吉则宜从政;若遇羊陀则不宜从政,其聪敏及服务本质,便转为替人服务的工艺与技艺。――唯卯酉宫天相有此格局。

◎凡天相所在的流年命宫或小限,亦对吉凶星曜敏感,故不宜见丧门、吊客、白虎、大耗、贯索、官符诸流曜.,喜见青龙、奏书、龙德、天德等诸吉曜。

◎丑未宫天相独坐,最喜左辅右弼同度;若邻宫天同化忌,虽不成刑忌夹印,亦不为美,主虽有靠山后援,但往往于重要关头不得助力,亦为怀才不遇之征。唯此时若有左辅右弼同度,则主虽不得长上之力,但却可得友人的支援。亦喜百官朝拱,则为宰辅之意,居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唯终受上司掣肘。

◎丑未宫天相与紫破对拱,故亦主成见深、主观强。倘火铃同度,则每因主观成见而招挫败。

◎卯酉宫天相独坐,见煞忌则只宜工程技艺谋生(可参考前论)。见吉化吉曜,则为以专门技能起家。

◎卯酉天相,喜见才艺诸星,如天才、龙池、凤阁等。见奏书亦吉。若同时又见煞及昌曲化忌,则为清客。

◎一般情况下,卯酉天相以见禄为宜,则清才高艺,可以立身致富。唯始终受人掣肘或驾驭。

◎巳亥天相独坐,对宫武破」必须见禄或化禄始吉,否则动荡、消极。最喜武曲化禄拱照。

◎亥宫天相,若对宫武曲化忌,则天相必为羊陀夹。天相在一般情况下虽不畏羊陀夹,在此情形下却大为不利,主往往功败垂成,财力不足以济其缓急。

◎凡天相独坐,皆以见化禄、化权、化科、化忌之宫垣为大运流年之枢纽。行至刑忌夹、羊陀夹、火铃夹、空劫夹、伤使夹,或昌曲夹、魁钺夹、禄权科夹之宫垣,吉凶应验皆十分敏感。

天相星坐守十二宫之迁移宫

天相属壬水,象阳,南斗第五星,化气为印,掌管官禄文星,主文书、印信、契约、支票、单据、车船票、权位、衣食。司爵禄,为福星吉星,十二宫中皆吉。代表慈爱,为辅佐星,公道星,法律星,律师星,中和派。

天相坐守迁移宫之人,出外到处受欢迎,常有人跟随左右,自己喜出风头,爱管闲事。庙旺每得贵人扶持,遂心发达,无往不利;与禄存、化禄、化权、左右、昌曲魁钺众吉星同宫或加会,主在外有特殊机遇,得一般人之拥护,地位既高且能大发,并主得异邦人士之推崇,有飞黄腾达的运气。加四煞空劫刑忌,辛劳经营,且不顺利。

天相坐守迁移宫,如果命宫星曜吉利,便不适宜出外谋生,宜留于原居地。而天相与紫微、武曲、或廉贞同度,则要视吉曜凶曜的组合而定。天相与诸吉曜同宫会照吉化,主在外有贵人提携,尤是见天魁天钺,更是如此,且主特殊机遇,唯仅利与人合作,或退居副贰,以不出锋头为宜,否则即受排挤。

得左辅、右弼,则主受人拥护,在外能创兴事业,亦宜从政,或带政治色彩的营谋。在现代,大企业机构的行政管理亦可视为带政治色彩。唯必须诸吉并见,始主有地位,见禄曜始主发财,但不一定大发。天相在外要得“异邦人士之推崇”,必须在寅、申宫与武曲同度,或在辰、戌宫与紫微同度,或在子、午宫与廉贞同度才是,独坐多不是。

天相会空劫大耗,主出外破耗,在寅、申宫与武曲同度,更有地空地劫同度拱照,破耗的性质最为强烈。更遇劫煞,破耗性质更重,流年流月遇之,则主外游失窃或被窃。天相与火铃、羊陀相会,主孤独,朋友不多,见孤辰寡宿尤其如此,但如果交友宫吉利,亦可改善。更见天刑虚耗等,主小人或灾祸。廉贞化忌尤主灾祸,故不宜与之同度。流年天相守迁移宫,遇火铃照射,流羊、白虎、官符入度,主在外惹刑事官非。

凡天相坐守迁移宫,遇刑忌夹印者,绝不宜离乡背井以谋生,倘更见羊陀夹、火铃夹或空劫夹,或煞曜刑耗诸星同会,轻则主在外受人排挤,重则迁移异地惹牢狱之灾。天相若为财荫夹,或为六吉夹,即魁钺夹、辅弼夹、昌曲夹、禄权科夹、紫府夹、日月夹,皆主在外得利,唯具体情形则不一。财荫夹主有现成机会,魁钺夹主有人提携,辅弼夹主有人扶佐,昌曲夹主事情顺利,禄权科夹主得财禄、权力、声望,紫府夹主受人赏识,日月夹主变动得利。唯昌曲夹而天相又见桃花,则主在外多交酒色征逐之友,羊陀夹而禄存迭化禄,仅主人小妒忌,或小人包围。

以上仅一般原则,实际情况须视具体星曜分布而定。大致而言,天相遇吉夹则多人缘,遇凶夹则主孤立。在现代社会,此项意义又变成赚外地钱财的性质。即遇凶夹印者,其事业性质以与外地无涉为宜;遇吉夹印者,事业性质宜与外地有关,又不仅为迁移而已。

不见煞忌,则大利迁移,在外受人尊崇,易于建立事业,但亦有小人,命宫有吉者福吉,命宫无吉而有煞,亦不利外出;若见煞忌则招嫉妒是非。紫微、天相守迁移,更有左辅、右弼、天魁、天钺、文昌、文曲,或紫微化权化科,始主地位崇高,受人敬慕。

见吉即利迁移外地经商,常主可得意料不及的机会,见魁钺,或为财荫夹者尤利,有意外收获,见科权禄马主大吉,发财无疑,为巨商高贾,衣锦荣归;加空劫陀忌不发。武曲天相守迁移,必须得禄存、化禄,始主在外得意外之财;更见天马同度或拱照,尤佳。这种格局亦利于经商,但以运用一技之长的生意为佳,例如厨艺、工艺技术、电脑知识等,此由于命宫破军主工艺之故,否则事业多进退。

天相与廉贞同度,加吉或吉化,动中有吉,出外多朋友知己和贵人相助,并主长袖善舞,见禄存及化禄主在外发达。见煞忌空劫刑耗即主招非,重且牵涉词讼。若命宫破军化权,而廉贞却又化禄者,在现代往往可兼跨两地建立事业。若廉贞化忌,主在外有灾祸,重者且主客死异乡,稳居出生地为佳。

命宫有武曲、破军拱照,命主性情刚毅,迁移较为不利,不见吉化,只见吉曜,亦主在外浮沉,必须吉化吉曜齐见,然后始主在外发达。

命宫有紫微、破军对照,若原局贪狼化禄者,主动静皆利,原局紫微化权,则以离开出生地发展为宜。

命宫有廉贞、破军相对,夹天相的正曜已有别离的性质,故一般主在外地孤立,除非天相所会的天府有禄马,否则不利迁移。

天相星坐守十二宫之财帛宫

天相属壬水,象阳,南斗第五星,化气为印,掌管官禄文星,主文书、印信、契约、支票、单据、车船票、权位、衣食。司爵禄,为福星吉星,十二宫中皆吉。代表慈爱,为辅佐星,公道星,法律星,律师星,中和派。相关阅读:紫微十四主星之天相星

天相星坐守财帛宫,必有天府来会,庙旺命主善于理财用财,保守谨慎,财路较多,来路正当,有高收入,钱财平稳,近贵荣财,或得职位而发财,富裕。加吉大富,禄存化禄同宫最吉,官高禄厚,有积储。失陷劳中取财,财运反复起伏,白手成家;加吉,衣食丰足,中晚年可富;见左辅、右弼,主财源稳定,但不主丰厚;见天魁、天钺,主生财多机遇,但亦仅主充足。见文昌、文曲,主利用文才谋生,或是以名气得财。加煞财运不太稳定,有起伏,赚钱辛苦但劳而有成,煞多破败贫困。

逢相看府,天相星守财帛宫,若天府为实库者吉,逢空露者不吉。成财荫夹印或得禄者为财印,发达致富;虽不得禄,却加会吉星且天府不空露者稍次。成刑忌夹印,或诸煞聚者为破印,财运多波折,甚则受人算计拖累而破败,更见刑耗忌阴煞等聚,主因财、收红包或文书而有牢狱之灾。与陀罗同宫,得财后招怨,再见火铃,主破祖败业,四十岁后才能逐渐好转。吉凶混杂,有成有败。

天相与廉贞同守财帛,命主从商则长袖善舞,必然能发;与紫微同度,有意外之财,因之能突然富有;与武曲同度,命主以专门技能或艺术上得财利。若与武曲、破军拱照,主财时得时失,忽成忽败,或先破祖业,然后有成;如再会空劫、大耗,主财来财去,时或寅吃卯粮,少积储。与擎羊、陀罗、火星、铃星、天刑等星会照,主因财起争,纠纷,倾家破产,或至牢狱之灾。无吉化并主有生命危险。

天相星坐守财帛宫时,命主是否有财须辨其是否属于财印。如有财荫夹印,或天相与禄存、化禄同度或对拱,皆属于财印,主富厚发达,若不见禄,但见吉曜会聚,而天府虽不得禄但亦不空露者,天相虽非财印,但亦不致成为破印,亦可得富足。假如天相被为刑忌夹、火铃夹、空劫夹、有煞同度又会煞,或空劫同度会煞,均为破印,主财帛波动,煞忌重重者,或且致倾家,唯无论何种程度之不吉,大多数情况下均受人牵累而致。

天相与禄存同度者,其对钱财之谨慎态度甚于天府,唯与天府不同之处,则在于天相守财帛时,常能慷慨解囊以济人之危,天府则对此更小心谨慎。天相喜与化禄或禄存同度,必主富厚,尤喜化禄,财帛更主丰盈,且亦可掌财赋之权,能在现成局面下发展事业。天相为财荫夹,更易得现成机会,发展现成事业,故亦喜同会魁钺,或得魁钺夹。天相若为刑忌夹,则主受掣肘,或受拖累,更加有煞同宫,或空劫同度,则主倾覆破尽祖业,四十以后始渐兴家。

丑未宫天相独坐,必与紫微、破军相对,可主突发,但突发前必有一段时期经济困难,或财源虽有,但却似鸡肋。丑未天相之突发,仍视会合星曜而定其程度,见吉化吉曜则突发之后可平稳;若有煞忌,则仍主波动。丑未天相,常以紫微、破军或天相大运或流年,为突发克应之期。

天相星卯酉宫独守财帛,必与廉贞、破军相对,基本性质不吉,命主财运不佳,反复起伏,事业亦主多变,加煞更甚,其财源难以稳定,且时生改变之心。若与空劫同度,再见煞忌(尤不宜廉贞化忌),则易因别人拖累而致生纠纷,若再有天刑、大耗、阴煞,或更与昌曲化忌对冲,于此大限流年,必生严重破败,可至倾家,唯若继续行至吉限、吉年,则主可以东山复起,此为一项重要征验。

天相独坐卯酉宫,若见禄,又见吉化吉曜,财帛虽丰盈,但仍主改变,命主一生中至少有一次重大的转行转业,转变财源。卯酉天相若见吉曜太多,则容易过分奢望,生改变之心亦由此而来,盖以为改变环境即可达到理想,然结果必仍然失望,后天趋避,以不作急剧转变为宜。

天相在巳亥宫独坐,必有武曲、破军拱照,这是天相在财帛宫最差的格局,基本性质就是时得时失,财源诸多起伏不定。若遇天马同度或拱照,更是如此;再见空劫大耗,主“寅吃卯粮”,即先花未来钱或需借贷度日。见煞则因财起纷争,煞刑忌重则人为财死,或因此犯上官非,宜注意求财的行为,不要触犯法纪,伤天害理。

天相独坐巳亥宫,最畏武曲化忌冲拱,则生波折重重,当境况较佳时,又生变化,惟若仍有吉曜会合,而煞不重者,则可从事“凶事以求财”的行业。如饮食业、冻肉业等,则波动较少,或从事专业亦可,则以受雇用为宜。

天相独坐巳亥宫,若有武曲化禄,必见陀罗或与陀罗冲拱,故性质亦不全美。巳亥天相见武曲化权、化科,又有吉曜同拱,则财源较为稳定,且主终有积蓄。巳亥天相见空劫刑煞,则有破败,客观环境改变频繁;见禄马交驰,主常得外地提供之生财机会。

因为与财星武曲合会,故主吉利,财源广进,适合金融保险或医疗护理,但是因为武曲、廉贞都是将星,有时也会朝军职发展。若星象不吉,不见禄曜,更有火星、铃星、擎羊、陀罗、地空、地劫等,主以专门技能谋生,可保安稳。见地空、地劫、红鸾、天喜、文昌、文曲等,则宜往艺术方面发展。

官禄宫必有紫微、天府,命主可在大公司担任顾问或设计工作。廉贞天相,因廉贞带有商业性质,故更见禄曜,利于从商,人际关系良好,可以“长袖善舞”,见吉曜能发,见煞曜则进财艰辛。

紫微、天相同守财帛,官禄宫必有武曲、天府,这是一种突发的格局,不见禄曜也有这种性质,见禄则发的程度更大;但如果见火铃、羊陀诸煞,则发后容易横破,打回原形,而且在生财时,亦应注意手段是否过度激烈,不近人情。